红9线上娱乐场

声音|梅德维德夫:很幸运家里有球场 隔离期依旧能保持训练

发布时间:2020-04-29 12:31:48 浏览次数: 作者: 本站原创


现世界第五梅德维德夫近期在个人instagram上进行直播,回答了俄罗斯媒体和部分网友的提问。 Q:对于ATP和WTA两大机构合并这一想法,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呢?梅德维德夫:这是球员工会近期在讨论的一件事情,但我并不了解其中全部的情况以及细节,我也不清楚(合并的)好处和坏处,所以我也不太想对此过多作出评价。这可能是个挺好的主意吧,只是我希望在我发表看法之前,我能够对这一事宜有更充分的了解。 Q:你的教练说隔离对你来说影响可能没有那么严重,因为你有一片自己私人的球场,你还是可以保持训练?梅德维德夫:是的,我们比较幸运,住处就有一片球场,虽然不是什么很好的球场,但能有一片球场就已经很好了。 Q:有了这片球场你就能继续打磨自己的水平和身体条件,从这点上你比很多球员都有着优势。梅德维德夫:没错,但我们也不会一天训练10个小时之类的,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比赛,可能是八月,也可能不是。其实就算我们没有这片球场,我们还是会保持训练的,但我很幸运,家里就有一片球场。

梅德维德夫(图/视觉中国) Q:你目前在摩纳哥,有什么限制措施给你的训练造成了阻碍吗?梅德维德夫:我和我的教练住在同一间房子里,所以我们之间不用保持社交距离,我们两个就可以一块训练,没有其他人了。 Q:你职业生涯经历的最惨痛的一场失利是?梅德维德夫:每场失利都是痛苦的,但一定要挑一场的话,那应该是在伦敦总决赛输给拉法(纳达尔)那一场。在职业赛场上你以5-1领先,并手握赛点的情况下,还输掉比赛的情况是很少的。而且我在那个时候正慢慢找回了场上的感觉,但结果却崩溃了(笑),每一场失利都是不好受的,但这场恐怕是最难让我接受的。 Q:你是如何克服紧张情绪的?梅德维德夫:这就要靠经验了。在你十几岁的时候打比赛,你能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压力,你的手会发抖,刚刚开始转为职业球员的时候也会如此,你跟一位世界前五十的球员交手,心里想着自己可能一局都拿不到,但在你打了100场比赛之后,你心里想的是,我需要赢下这场比赛,我知道我的策略,如果我赢了,那很好,如果输了,那就再接再厉,现在我在比赛之前很少会感觉紧张了。你越是年轻,就越是难以处理好紧张的情绪,因为你承担着来自父母、教练、朋友等等的压力。当你渐渐成长起来,你意识到打球其实只是为了自己和粉丝,一般球迷们不会给你太多压力,他们会一直支持我,所以你知道一切都靠你自己,你自己很清楚哪里出了错,很清楚如何不去犯错。 Q:你会计划和卡恰诺夫、卢布列夫在instagram上直播吗?梅德维德夫:是的,可能先跟卡恰诺夫,然后再是卢布列夫,他们两个人先会直播一次,我会看看到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。我有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过社交媒体了,我没有发任何动态,不过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比赛了,所以我想我需要多发一些内容,这样大家才不会忘记我(笑)。

(图/东方IC) 
Q:在成为职业球员之后,你是在大约什么时候达到收支平衡的?梅德维德夫:我记得大约是我排在200位左右的时候吧,你开始有机会打一些ATP赛事,甚至打到第二轮,你可以打大满贯的资格赛,那也是很大一笔钱。我比较幸运,因为有一年我在330位,到了赛季末的时候我就进入了前一百,那就已经足够了。 Q:你最近在看什么电视节目吗?梅德维德夫:我看了很多不同的节目,也挑不出最喜欢的一个,现在我和我的妻子在看纸牌屋,在我看来算不上是最好,但也还算不错。 Q:目前隔离生活的一天大约是什么样子的呢?梅德维德夫:现在很难维持正常的生活节奏,因为通常你会去外面的餐厅吃晚饭,然后回来睡觉,但现在你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做的事情。我感觉现在就算你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,饭也都吃好了,但还是有很多时间不知道用来干什么,但我很幸运跟教练住在一起,我可以跟他一起玩一些牌类游戏。 Q:为什么即便学业已经影响到了你打球,当时你还是要念完高中呢?梅德维德夫:其实我在九年级之后离开了,然后十年级和十一年级是在一年内读完的,那一年比较艰难,因为很难抽出时间出去打比赛。我之前也说过,我的父亲一直倾向于我专注在打球上,而我的母亲一直跟我说我需要有个plan b,所以我还是继续完成了学业,甚至还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大学又读了一年书。或许如果我早点离开学校的话,我可能会更早打出成绩来,但我现在也不知道就算我那样做了,情况会不会有什么不同,但总的来说我对目前的生活还是感到比较满意的。  (编译/王菲)

声明:本文由编辑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。

标签: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

评论列表